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啊

这里潼恩
曦露待稀
文笔极烂
不喜欢社交
不喜欢日常破打破
总是喜欢突然人间蒸发
突然不理人是懒得回
脑子里尽是怪东西
热衷吃粮却死不肯自产
今天也绝赞怠情爆炸中

将要产出的粮(计划两天完成)

约三千五百字?

比较黑、病一点请注意

有私设请注意


柔顺剂和普通洗衣液干爽宣人又十分常见亲切的气味融渗透出萦绕鼻尖,就这般沉沉入睡下去的话,能彻底逃离这深渊吗?

一如既往的睁眼,世界毫无变化,令人畏惧的依旧伫立于不远处,可怖的面容随时光推移愈发残破不堪。让人难耐的日常不断重复不曾止步。

“你在发什么愣啊?”抬眼便对上了熟悉的透着烦躁神色的面容。

“啊,洸君,我这就来。”片片红樱飘落,被一再踩踏,污水灰烬与残败的落地红樱交缠。棉花纤维一般厚实而轻盈质感的云屑散布缀着赂泛阴霾的青色天幕。

甜腻在心中扩散不休。


【洸雪】告白

如题

写一半崩了,这是重写赶出的产物,没有万字抱歉。

自我满足的产物,不要抱有期待。

人声鼎沸,摩肩擦踵的祭典上,人们身着着色彩夺目的浴衣,沉溺在透着烟火热气的氛围中,等待黎明到来。

伦太郎拉着雪成和美咲去了卖章鱼烧的铺子那一带去了,对此洸在明面上没做什么反应,任由自己被律拖去给她弄来几个样子怪异的玩偶。

只是他追随着雪成背影的目光有些不明的诡谲色彩,而且面对律玩笑意味的胡闹也没有半句嘲讽,漫不经心地用玩具枪两三下打掉玩偶,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下,面无表情地将玩偶丢到了律的怀里便走进人群里不见踪迹了。

“那家伙,果然脑子坏掉了!”律不可思议地说。

小惠有点瑟缩地开口:“我觉得,嗯…这应该和雪成君,有点关系…”

神崎嗤嗤地笑了两声,附议道:“我也这么想,必竞是那个洸君嘛~而且来路上车上那会啊…”

椿在一边一脸迷茫地注视着神崎,神崎笑得更欢快了。

被议论地对象一个在热闹的祭典里轻松地笑着,亲友相伴,完全融进了欢快的氛围,丝毫没有察觉到不远处一群人戏谑的谈话。

另一个在祭典灯光未能照亮的高台上,倚着冰凉的铁护栏,紧绷着神经酝酿着词句,面颊不明显地略略泛红,大脑高速运转着,却无暇深思自己的举动有何不妥,会否引起风言风语。

只是思绪不知为何飘去了天际靛蓝无云,阳光耀人眼目十分温暖的午后车旅时光,轻轻的呼吸,太阳照射下跳跃着光亮的细软发丝,电影镜头一般。

车沿山上蜿蜒曲折的公路行驶,过于漫长的路程模糊了昏沉头脑对时间的概念,幻觉——不会结束的车行——扎根在大脑深处,催生了睡意。

有规律的轮胎碾过简单铺设了水泥的道路的沙沙磨擦声和疾行带来的徐徐风声轻柔地敲击耳膜。 虽然很多窗口都多少敝着,一边的洸君也照顾着的开了三分之一多的窗,让空气不那么混浊。即便如此,胸口的沉闷依旧流转止,不息亦不减,甚至愈发变本加厉的折磨着自已。

雪成用一只手紧紧攥着胸口外套的布料,另一只手便抵在额头,还顺带拽着前座座椅,头隔着手背靠在前座椅背上,有些无力的轻喘着气。

他轻轻皱着眉,抿着下唇,脸色泛白,眼半睁着,努力平息胸口的不适。 好在没难受多久困意便卷袭了全身,雪成如释重怀地往后倾倒,靠在椅背磨蹭两下,有些粗暴的扯下帽子,也没摘下眼镜便睡下了,安逸地呼吸着,嘴稍稍张开着,小巧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粉红的舌也若稳若现。

洸也顿时安心起来,看着邻座人逐渐红润起来的面色,他的表情也不自觉的放松下来。鬼迷心窍一般地,他情不自禁地伸出走,小人心翼翼地取掉了对方的眼睛和拽在手中的帽子,还用像是触碰如沙堆一样易流逝毁灭的幻影的力度整理了雪成刚刚因扯下帽子动作而有些弄乱的头发。

做完后洸有些恍惚地回味着方才触及到的柔软发丝和温热细腻的皮肤,不时悄悄看一眼雪成沉眠时安静乖顺的模样,和平日一样,像只可爱的幼年草食动物。

车旅遥无边际似的继续着。

而许久后正当雪成醒来时,车刚好稳当地停住,他迷茫地眨了两下眼才察觉到异样,摸了下鼻梁,随即摸了下头顶,最后无助地看向一边的洸。

将这一系列动作尽收眼底的家伙丝毫不留情地笑出声,接着把帽子扣到了一脸不明所以然的幼年草食动物头上,眼镜也给他戴了回去。

雪成久久没回过神,被洸用不太温柔的力度地拽出了巴士。

“闷骚。”大家的心中合拍地映出了两个字,眼神中满是幽怨。

远处人声喧嚷,在此处听得却像是蒙上了一层布一样,极不真切,话语遥远而响亮却不听清内客。

火光斑斓亮堂散落在山群前,点点光晕晕染了大半夜幕,而现在伫立之处只得借那繁盛祭典透来的微光与缀在漆黑空中的月与星来看清护栏后的湖水荡起细密波纹,像他在光下的发丝一样,跳跃着光耀,不知不觉中漾起柔柔情愫来。

钟声庄严悠扬,这是今天最后一次钟响,这告知祭典将至高潮,也将迎来结束。

雪成看看手表,指针间表明距离祭典结束不过一小时了。在结束前二十分钟会放烟花,随最后一点火花消融于逐渐明朗的天幕,祭典也就告一段落了。

与个性温柔开朗的森家姐弟一同见证那绚丽景致当然是让人愉快的,但比起烟火,雪成有在夜幕终焉转为黎明时那短暂时间中想见到的重要的人。

雪成歉意地笑着说:“抱歉,有点事,可能没法一起看烟花了…”

“啊~没事哦。不过呀,雪成的要紧事就是去和洸待在一起吗?我好嫉妒哦~”伦太郎调笑道。

一边的美咲竞也跟着作弄起雪成,附和着说:“雪成君和洸君关系真是亲密啊~”

“嗯嗯,和情侣一样呢~”森家姐弟默契地打趣起来。

雪成脸颊绯红,支支吾吾慌忙地开口:“我…我没说是要找洸君吧!真是的,美咲小姐也怎么也跟着伦太郎起哄!”

“哎呀,抱歉啦,但你脸上就写着你很想洸啊!”

“好啦,雪成君有急事就赶快去吧,祭典结束了回大厅集合哦。”

“所,所以说…我…”雪成话没说完便被打断,被推去了洸先前离开的方向。

洸隐约中听到了钟声,走向了约定的地点。

下车后洸虽不太情愿,但仍是默默松开了抓着雪成手腕的手,努力平复着心情,口中的话语呼之欲出,却迟迟未能开口,几度张嘴又欲言又止地偏过脸,不自觉的,他端庄自信的脸上生了几分焦虑不安。

“怎么了吗,洸君,你状态不太好的样子。”雪成抬头,用关切的目光注视着洸的侧脸,因为才醒没多久,声音多少带些喑哑。

“啊?嗯…没什么,在想事。”洸回过神来,有点尴尬地敷衍了一句。

雪成见对方不想多说,也就识趣地打住的话题,随意地应了一声是吗,低下头来。

而在雪成刚低下头不再注视自己时,洸终于是忐忑地开了口:“雪成,今天的祭典,在钟敲响最后一下之后,能来■■一躺吗?有些话想和你说。”

他的脸此时逆光,难以看清神色。

雪成答应了,想也没想地。

脚下的土地柔软湿润,树叶上的水滴染湿了深蓝的衣料,留下近黛色的水痕。

有规律的脚步声愈发清晰,墨绿的树丛中白色的衣服各外显眼。来人为防止被青苔滑倒一手谨慎地扶在一边潮湿的树干上,浴衣是白底,有淡绿色细细的的竖条纹,没什么褶皱污渍,那种白像是新的,布料似乎比较硬呢。洸不着边际地分着神,这株中给人的自然的安定感让他有了闲心,说起来这是他在祭典上头一回认真观察起雪成的浴衣。

“洸君。”雪成脱口轻轻唤了一声。

“嗯…雪成。”洸犹疑片刻,“今天过得如何?在那之后我们这么全的聚在一起,上次还是男子会料理对决来着。”还是客套两句吧。

雪成愣了一下,旋即笑着回答:“很高兴哦!已经好久没和大家见面了。”笑容腼腆可受,其中那份再真诚不过的欣喜让洸有点失神。

“是吗,”洸轻轻叹了口气继续,“或许你不太能接受,但雪成,在恶狼游戏中,在那之后的种种与你相处的过程中我发现我对你似乎有了越过友情的,另外的情感。”

雪成被面前人一如既往坚定可靠的话语给惊到了,笑容渐渐消下,直直盯着眼前开合的薄薄的唇瓣。

“抱歉,吓到你了?”对方的反应有些微妙,这让洸有些乱了阵脚。

雪成连忙摇头,略偏过脸,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用偏凉的手背贴上滚烫的脸献,月光下不明显,但脸似乎红得不行。

洸不禁哑然失笑,突然没了方才的慌张,轾松的说:“我喜欢你。”

似有若无的缥缈冷香萦绕在鼻尖,枝上盛开的有些泛香水百合那样色彩的半透明的小小蜡梅。不经意地呼吸间那冷香便擦过面颊,可正当你被其所吸收寻觅过份奇异透人的气息时,它却又敛起锋芒,将气息稳溺在潮湿又泛土腥与革木味道的空气里。

在祭典临近高潮之时,这般静谧之处实属难寻。莹光星光点点散落,伴着安逸的呼吸和风拂过林丛的沙沙声,前方身着深蓝浴衣新村洸转过身,牵过雪成的手腕。

雪成害羞的头脑都迷糊起来,光是一脸惊喜却没答复,弄得洸也被惑染得害羞起耒,不知如何是好,脸上蔓上热意。

稍顷,洸有些青涩的开口道:“雪成,和我交往好吗?”

语句在幽静的月夜下的森林中多了一种微妙的温柔感。

这时才回过神的雪成下意识地点头。

烟花绽开,嘴唇相贴,轻轻舔舐,甜意蔓延,肢体相交,冷香馥郁芬芳,时光推移流转,烟火冷却黯淡,恋人心潮依旧澎湃。

朦胧晨曦之中,两人相拥着。

从谷底深渊中萌生的宁静的恋情,现如今终于不必于血与泪中挣扎了,而是迎来了属于他们的黎明与晨曦。

将产出的粮(遇定在两天中完成)

约1万来字的一篇


以下预告



似有若无的缥缈冷香萦绕在鼻尖,枝上盛开的有些泛香水百合那样色彩的半透明的小小蜡梅。不经意地呼吸间那冷香便擦过面颊,可正当你被其所吸收寻觅过份奇异透人的气息时,它却又敛起锋芒,将气息稳溺在潮湿又泛土腥与革木味道的空气里。

在祭典临近高潮之时,这般静谧之处实属难寻。莹光星光点点散落,伴着安逸的呼吸和风拂过林丛的沙沙声,前方身着深蓝浴衣新村洸转过身,牵过雪成的手腕。

朦胧夜色之中,两人相拥着。


【洸雪】砂糖

如题纯糖

ooc请注意

十分垃圾请注意


车沿山上蜿蜒曲折的公路行驶,过于漫长的路程模糊了昏沉头脑对时间的概念,幻觉——不会结束的车行——扎根在大脑深处,催生了睡意。

有规律的轮胎碾过简单铺设了水泥的道路的沙沙磨擦声和疾行带来的徐徐风声轻柔地敲击耳膜。

虽然很多窗囗都多少敝着,一边的洸君也照顾着的开了三分之一多的窗,让空气不那么混浊。即便如此,胸囗的沉闷依旧流转止,不息亦不减,甚至愈发变本加厉的折磨着自已。

雪成用一只手紧紧攥着胸囗外套的布料,另一只手便抵在额头,还顺带拽着前座座椅,头隔着手背靠在前座椅背上,有些无力的轻喘着气。他轻轻皱着眉,抿着下唇,脸色泛白,眼半睁着,努力平息胸囗的不适。

好在没难受多久困意便卷袭了全身,雪成如释重怀地往后倾倒,靠在椅背磨蹭两下,有些粗暴的扯下帽子,也没摘下眼镜便睡下了,安逸地呼吸着,嘴稍稍张开着,小巧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粉红的舌也若稳若现。

洸也顿时安心起来,看着邻座人逐渐红润起来的面色,他的表情也不自觉的放松下来。鬼迷心窍一般地,他情不自禁地伸出走,小人心翼翼地取掉了对方的眼睛和拽在手中的帽子,还用像是触碰如沙堆一样易流逝毁灭的幻影的力度整理了雪成刚刚因扯下帽子动作而有些弄乱的头发。

做完后洸有些恍惚地回味着方才触及到的柔软发丝和温热细腻的皮肤,不时悄悄看一眼雪成沉眠时安静乖顺的模样,和平日一样,像只可爱的幼年草食动物。

车旅遥无边际似的继续着。


关注须知

很随意更文的家伙,基本上只有长假才会更新。

一退圈就删相关文,自己有备份,有删的文想重温的话可以私信。

(仅限今年可以基本不放长假也会每天上线了,之后可能只出没在混乱的短假和在长假潜水)

只要在能力时间范围内会很积极回复的说∽所以如果有特别喜欢的请记好名字或大概内容哦。

欢迎扩列。

萌的cp可能会很杂,但自割腿肉上很专一请放心。

长期萌aph和弹丸2、v3(虽然粮少得可怜,怪我懒

唔,有特别的再添吧

【崎洸】你因爱而悔恨吗(下)

第四时间点第一分支(假死结局
伪刀真he
垃圾文笔,百万分私设ooc请注意

枕边那个人不在了,没有那个会缠着自己,会拿自己打趣的人了,已经不在了。

空下来的房间处处是令人不安的违和感,事情太过于突然戏剧,这顿时间的落差让人心慌。

洁净的白色的墙,像是银幕一样,将那深红和烈焰倒映,将那绝望的事件一次次回放,细节没有所时间而朦胧,反而更为清晰和真切。

床上一个没人用的枕头、衣柜里不合自己尺码的服装、多出一人份的洗漱用品、一堆花哨的饰品…无一不召告着现实。

但是,一种异样的触感总萦绕在心中。

哪里…不对劲…是我逃避现实,又抑是因此而扭曲的回忆或幻觉——我并不认为神崎死去了。

在记忆中追寻那些细微之处,自欺欺人也好,让我多一秒有所希望…

一面维持着自己平静的假象,一面不动声色地通过“各种手段”调查,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月后,这样缥缈的荒唐的努力终结了。

据近些时间的消息,神崎有被在这里目击到了与谁谈话,对象并未被识辨。一片荒凉的树林,虽说强大的企业的土地,但却像废弃了一样,并却不为人知。

在区域深处,听见了谈话声。躲在暗处观察着,难以致信的,情报无误。本以为只是耍人的把戏,也就只有自己才会不论可能于否都要去调查。

但是那个神崎确实站在那,以令人熟悉的腔调与人商量着什么。我现在看上去一定很愚蠢吧,脸上只有惊诧,而完全没有从容冷静。

也就几分钟,神崎把他边上的人打发走了,随后消匿在黑暗的密林中,自己下意识地冲上去,手臂却被谁拉住了。

“我回来了哦,洸君。”

鼻间是怀念已久的香甜,让人安心的他身上的温煦。

真相的拼图,终于齐了。

其实我崎洸坑目前的文是一个世界观,有一定顺序甚至可以连贯,只是还有没填的好多坑,估计也看不太出,在这里稍微理下眼下的计划。
反正我坑是挖了,填也总会填,但什么时候填完这就不奸多说了(不你
咳嗯,总之这里插个旗先

9月开始就要住校了,半月回一次家,还不能玩手机,甚至没有充电的地方…我会努力在放假那几天肝的!

【崎洸】糖果•昏睡•相拥

全篇无脑甜饼,日常向,文笔极烂,百万分ooc,私设很多请注意。

第三时间点

糖果的甜味蔓延在味蕾,糖纸在日光下反出绚丽的彩色,像琉璃钻刻出的花朵。

但现在这样细秀的美好却不像往常样被自己欣赏了,自己只希望可以靠那糖纸包住的暗紫色的糖果让自己稍微平静一点。

0和1、指令、字符。用这些创造无限的可能性,这就是自己的工作。也不知道该说无聊还是有趣,但不论如何自己喜爱与否,都得和这些数据缠上一辈子吧。

困倦和闷热让我有了自己仿佛只是行尸走肉的错觉,身体虚脱到无力控制的程度了,头脑也恍惚不已。

连着工作了几天,工作是完美结束了,作为代价,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去爬到床上好好睡一觉了,只能趴在并不舒适的电脑桌上,昏昏沉沉地入眠,想必起来时肯定会全身不舒服。

再睁眼时自己面对的已不是关机的电脑显示器,而是熟悉的天花板,虽然劳累依旧残留有余,但却没有预料的浑身酸痛,身上原本起的一层薄汗也没有,衣服也换成了柔软的睡衣。

神崎,第一时间想到了和自己正在恋情中的同居人。自己睡得肯定很死,所有在对方帮自己整理时没有察觉吧。

自己理所应当一样的自然的默认了这个事实。到时候估计着还会被说教一顿吧,这么想着,新村洸缓缓坐起身,然后就看到了进门的神崎。

“啊,洸君你醒啦,早上好。”他自然地坐到床边与自己搭话,熟练地把自己抱在怀里,轻轻在额头上烙下一吻。

“嗯…早上好。”新村洸配合地任由神崎温柔的动作,嗅着他身上香甜的气息,这是嗜糖的他的身上常有的味道。没有烟草味。他似乎了解到自己对烟的嫌恶,所以从开始追求自己时就戒了烟。

神崎用一种十分爱怜的手法抚摸揣摩着自己的头发、脊背…“不要再不珍惜自己了好吗,拜托了,洸……”他的语气十分微妙,无法掩饰的悲伤随话音的颤抖进一步扩散开来。

在看到面色苍白如白纸的新村洸以狼狈模样趴在桌上时,神崎瞬间有了慌乱混沱的思绪麻绳一样紧绑在了心脏的触感,自己是真的害怕了。

明明知道其实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在看来自己所深爱着的人甦醒之前,将他拥在怀中听他的心跳之前,自己仍旧是将思绪包裹在一片深沉的惴惴不安中。

“不会再这样了,放心吧。”新村洸双手环上对方的腰际,以难得一见的温煦语气回答到。

在恬静的空气中,两人相拥着,用对方规律的心跳和呼吸,身上温暖的温度抚平自己的不安。



【狛日】触感(3)

私设如山,百万分ooc,垃圾文笔请注意




理了理服饰,自己便进了和狛枝约好的咖啡厅,告了狛枝的名字后被服务员小姐带到了二楼唯一的双人座上。

二楼要比一楼僻静得多,也对,那家伙不喜欢吵闹的地方。

狛枝安逸地坐在座位上,捧着一本精装书看。“日向君,要点什么吗?”狛枝平静地问道,表情很舒缓,这样温和的他让人移不开眼。

柔和淡然的微笑、慵懒动听的嗓音和礼貌谦逊的用词,上一次看见到这样是在什么时候?这太正常了,反而让这件事显得如此异常,搅得人忐忑不安。

“不用了”自己顿了一下,不觉得有什么必要,待会反正会有水送上来的,但那不过是解渴而已,这么反常的态度让自己总觉得待会会有一场唇枪舌战。

“红茶,麻烦了。”狛枝如常用疏离淡漠的微笑对着那些不曾与他深交的人。真羡慕呐,随意也可以被他友善对待,自己却是付于了不知多少努力,却也不会有一张笑脸。

不甘心的情感蔓廷,形成网状将心紧紧缠绕,窒息之感渐强。

两人安静无言,日向有些尴尬地望向窗外,一幅神然的静怡模样,而狛枝则用琢磨不透的饱含细致心情的目光注视着他。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日向用酝酿许久的平静嗓音问道。

狛枝低头注视着端上来的,还没放牛奶的清澈的红茶,眼神十分微妙,像是沉思但是他眼中都寻不到半分毫的迷茫和顾虑,刻意的寂静。

正当日向沉不住气准备再次开口时,狛枝踩点似的回答:“日向君认为幸运这种才能是怎样的呢?”

日向注视着在轻柔地在红茶杯中搅合牛奶的狛枝,不禁轻皱了下眉,这并不是他乐意提及的话题,但和那个狛枝对话,这也是情理之中的。

“有话直说,这种事我们聊了很多次了。”不知为何的,长久以来的忍耐被此时这周遭一切打破了。

与自己有些格格不入的咖啡厅,对自己毫无友善可言的话题,态度的鲜明对比……这都让自己恼火。

狛枝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整上人似是心情低落了几分,脸上也闪过一丝困窘,一幅慌了手脚的样子。

虽然这样有趣的样子不过一会又被他的从容掩饰,但日向心中也由然多了一种异样的愉悦之感。